收藏本站 天气与日历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登录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广播小喇叭+ 发布

查看: 136|回复: 1

倔老头和他的电影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发表于 2019-12-22 23: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1.jpg
“背景音乐是电影的片尾曲,一如我与电影的无法告别,这些年漫漫长路,张导和他的电影,终于抵达6.30上映的这一天,而我能做的,只有把碎掉的回忆串起来,用文字去还原我认识的那个想做电影的倔老头。”
—— 01 ——
从2009年6月份到2018年6月份,我和张导认识九年了。
九年前的6月份,是《快乐星球》电视剧第四部的杀青宴,九年后的6月份,是《快乐星球三十六号》电影上映的日子。而这部电影走过的时间远比这九年要长。
我们认识时,我是做地产的新人,他是拍电视剧的老人,他说,你写一下关于电影的策划吧,写的好来我这上班。那时关于电影市场他滔滔不绝讲了很多,而我在他的讲述后只问了一句话,韩三平是谁? 他不按套路出牌,不迷信专业与经验,之前快乐星球200多集电视剧,拍摄基地进出过上百位编剧,最老的拄拐棍,最小的没毕业。他说自己是年纪最大的新人导演,他给予了无数新人机会,而我不过是其中之一。
从那之后,我们开始了并肩战斗的日子。当时电影市场已经开始了爆发式的增长,类型片崭露头角,不断有新人导演加入亿元俱乐部的阵营,但天花板依旧很低,尤其我们一层层的加入国产/科幻/儿童的关键词后,所剩的份额可以忽略不计。当时市场为数不多的几部儿童片基本在制作完成后都没有资金用作宣传,只得靠明星朋友们刷刷脸,呼吁下为了孩子,然后就默默的消失了,赔的再没勇气做下一部。但我们却要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寻找厚积薄发的契机与奇迹的可能,并且非常天真的认为我们能做到,后来事实证明,我们还是非常缺少社会的毒打。(此处保持微笑)
2.jpg

—— 02 ——
张导逢人便夸,我的助理写的策划案比剧本还好,虽然老是被他这样调侃,但真正在进组之后才知道,剧本的创作确实一直没能让他满意,那时电影和电视剧第五部的剧本都已经几易其稿,经历了三四年的创作,中间也不乏知名编剧的加入,经常在讨论之后看到有人在湖边抽烟解压,戏称宁可跳湖,也不想再写了,张导愿意为优秀的剧本付出高额的稿费,但几乎没有编剧能够接盘,我们常说,编剧进组,来的时候文质彬彬红光满面,走的时候胡子拉碴弯腰驼背。
那个时候,大刘应该还在静悄悄的写三体,多数人也不知道雨果奖是什么,国内科幻市场几乎死海一般沉寂。我和一些国内知名的儿童剧作家聊过,大家都说儿童科幻电影剧本太难了,尤其张导的要求又非常高,几乎都是写着写着就放弃了,那段时间我恶补科幻小说,受凡尔纳作品的影响,尝试写文学本,一晚上几万个字的狂写却只制造出来一堆垃圾,印象最深的有个故事是关于地球父母被黑化攻击自己孩子的,我试图表达人工智能与意识、爱之间的博弈,可是自己怎么也写不好,那几页故事阐述在我电脑桌面放了很久,像是一颗静静沉睡的种子,稚嫩的死在了萌芽前。
也正因如此,同年9月,我们经历了第一次电影开机后叫停。所有工作人员、演员都已抵达剧组,张导拿着没有达到心理预期的剧本,在拍摄基地的院子里我们俩绕着已经快看不清界线的篮球场一共走了九十圈,走的非常慢,清晰的数着每一步,最后决定,不能凑合拍,剧情是它的基石,尤其到了这个阶段,老快迷们已经长大了,等待我们的更多是新的儿童受众,可能这些孩子并没有看过快乐星球,这时电视剧第五部和电影应该同步,需要好的剧情,更大的受众覆盖,才有可能收获新的快迷,况且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一定可以更好。
我到现在记得那晚,基地的院子很多蚊子,蚊香有些刺鼻。在召集大家开会通知停拍的消息后,一整晚所有人都装了一肚子的话却什么都没说,大家知道老大做这个决定的不易,但更懂得他的坚持,没有人抱怨,只剩下默默的心疼,至少我这样觉得,快乐星球大电影从那一刻起真正变成了所有人等待出生的孩子。
3.jpg

—— 03 ——
重振旗鼓,我们再次开始了电影剧本创作,这次张导决定亲力亲为。
他不会用电脑打字,狂草的字迹手写板无法识别,而飘忽不定的普通话语音系统也无法准确翻译成文字,那年已经快六十岁的他尝试着各种工具,咬着嘴唇和这些东西赌气,后来我们坐在拍摄基地的院子里,他口述我记录,算是找到了一个还算有效率的方法,但也没坚持多久,每次来客人或工作人员一打断,他很久都找不回思路,最终这个方法也被放弃了。
在我的回忆里,之后的时间很沉默,我们的话也少了,多数都在沉思,要么就在争执,那大概是我们起争执最多的日子,他不怒自威,我年轻气盛,经常为不同的观点在办公室吵的震天响,剧组的哥哥姐姐说,我大概是唯一一个跟他大声吵架的人,吵完我哭着工作,他默默在湖边抽烟,剧本没大进展,拍摄一直停滞,央视12套压下来法制片让我必须完成,精力被分散成一处处的碎片,每一片都闪着利芒,而我因为电影宣传推广的启动还遥遥无期,在那之后不久就离开了基地。
后来,他突然消失了,据说是在福建一个小岛上闭关一气呵成完成了整部剧本的创作,让大家都非常吃惊,虽然外人看来是短短几个月写成的,但实际上前前后后经历了数年的积累与打磨,只是不足为外人道。而这个剧本也在电影制作完成一年多后获得了首届全国儿童电影剧本大赛优秀剧本奖项,我想这也算是一种欣慰,中国儿童电影市场的剧本创作寥寥无几,他做出的努力与贡献远不止一沓剧本那么简单,他在这密不透风的市场里以先驱者的姿态撕开了一个口子,一如在十六年前力排众议开始做儿童科幻电视剧一样(那时他已是全国知名导演,央视一套大户),他没有放弃,还是那个坚持自我的人,并且从剧本成熟的这一刻起,他的电影真正迈出了走向观众的第一步。
4.jpg
发表于 2019-12-22 23: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
—— 04 ——
虽然剧本终于尘埃落定,但让大家始料不及的是,这个倔强的老头并没有停止折腾,他要给自己和团队更大的挑战,他决定3D拍摄,并快速自掏腰包采购了一批3D拍摄设备。
这批昂贵的设备抵达基地后(省下的剧本费全花了),拍摄团队开始研究这些没玩过的机器,很多人听到这个消息都不能理解,小成本的科幻剧意味着我们整部电影的特效可能都没有一部大片1分钟特效花的钱多,再加上团队首次拍3D,这能成么,更何况,此时因为剧本撰写、小演员海选以及全国勘景等各种工作的交叉,距离第一次电影停拍又过去了两年多,难道还嫌困难不够少?
那段时间我已经离开了郑州,那两年只在他生日的时候赶回去一次,对于3D拍摄我和多数人一样持反对意见,但却没有对他说过了,不见面也少了争执的我们有些无趣,因为对现状的不了解产生了越来越深的疏离感,以至于后来电影电视剧的拍摄,我只去探过一次班,再没有参与,这对我来说是件抱憾终生的事情,我没有和他说过我的遗憾,但从那时起我就特别喜欢说一句话,放弃比坚持更容易,但坚持下来的那个人才是胜利者。
一直以来,他做出了太多让人们吃惊的事情,他高质量的完成了电影剧本创作,他带着团队在极其简陋的环境下出色完成了3D拍摄,后来,更是在经历了2016年7月9日无法如期上映之殇后的两年时间内,兑现了电影的承诺,他总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仅此一点,对我影响一生。
5.jpg

—— 05 ——
随着电影的拍摄完成,也到了电影宣发的前期,因缘叠合,我们又陆续一起经历了一些事情。
2015年在电影计划上映前一年,我在长沙与摄制组汇合,一同自驾在全国上百所小学进行了采访,行至贵州途遭车祸,因为那天临时位置的调换(本来我坐副驾),张导其实是救了我一命,因为我不见得会有那么迅捷准确的自救反应,浑身擦伤的他一如既往乐观,我们安置伤员,报废车拖回基地,1700公里路,两个司机连轴开车20多小时过来保证余下的人继续采访,这样的片段只是个缩影,这个剧组的精神一直是这样,从没认输,从不悲观,幽微瞬间露出的光芒,带给所有在其中的人巨大、安然的力量。
我想如果不是这样的精神,从2016年7月9号的跳档到2018年6月30日的上映,这期间的艰难恐怕得让想象力插上火箭才能略窥一二,不一一点名了,我只能说大多数发行公司听见儿童电影就婉言拒绝了,一些小的发行公司不看片子就说可以帮你发,费用多少云云,我们甚至想过大不了把这部电影当成舞台剧去发,一座座城市一家家院线深耕去做,这个市场还是开荒状态,除了动画片哪里有儿童电影,谈发行简直是个笑话。中间不乏极度失望时想随便给家小公司算了,去年冬天最难时也想过干脆自己做发行公司,那么多第一个都尝试了,也不差再多一个,以后没准还能给更多儿童电影一条活路,有时人单纯的意愿都只是被逼出来的而已,就在计划开始着手实施的时候,或许真的是不期待、不依赖从而获得了自由,这个时候我们遇见了合适的发行方,距离2016年的失约700多天后,这部电影才终于披沥抵达。
这个月6月9号,我在郑州参加电影首映礼,所有人和九年前看不出差别,依旧忙碌,依旧奔跑,依旧微笑,我很恍惚,他们说我,你怎么看着反而变小了,我想说的是,因为我们的内心都曾被这个倔强的老头深深搅动,这九年,他都没有老,我们怎么敢长大。
回望来路,荆棘残余,而长路且行且远,6月30日不过是起点,愿我爱的张导以一颗朗朗之心,在这片毫不留情的市场中夺得蓬勃生机。
6.jpg 7.jpg

懒得打字?可以选择快捷回复哦~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登记星域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