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天气与日历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登录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广播小喇叭+ 发布

查看: 209|回复: 2

费尽心机,难道还能让它成个笑话?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发表于 2019-12-22 22: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作为该电影的参与者,想要为它写篇影评,却迟迟下不了笔,突然想起王朔。
有一次王朔受朋友委托,为其新书做序,也是迟迟无法动笔。事后专门写文记录此事,提到。
“按照惯例,序的终极目的是把作者和作品夸得世人皆知,而方法则通常是变着花样把马屁拍得无人知晓。但夸人庸俗不说,还显的生分,突出不了序作者的与众不同,我不想做。但要是走极端去做一篇批评的序,又显得刻意要标新立异,反而喧宾夺主。”与其如此,不如两害相权取其轻,索性依据个人喜好,写一篇褒贬参半的观后感吧。
2013年9月,我大学毕业,经朋友介绍进入《快乐星球之三十六号》电影剧组,以摄影助理的身份,第一次“触电”。
1.jpg
入组第一天
2016年的某一天,作为住在5平米地下室的北漂,我突然从微博里看到一篇名为《费尽心机终于让七.九变成了一个笑话》的连载博文,其署名正是快乐星球的导演“张惠民”。发文的原因,是已经拍完3年有余,而电影发行困难重重,迟迟没能进入电影院线,而对影迷食言的内疚。
时隔3年,我才又想起这部带我入行的电影。而此时,我刚刚接到“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录取通知书”,身份由当初的助理过渡到了新的阶段。
两事并发,百感交集。2018的6月17日,无意间看到手机上有条微信,打开是张惠民导演发来的:“今日北京有《快》的点映,有空可以看一下。”寥寥几笔,我无法继续平静,买了仅有的10公里外的3D影票,直奔影院。
《快乐星球之三十六号》是一部儿童科幻冒险类电影,讲的是一个来自于“快乐星球”编号36的机器少年,误入地球,通过努力解开自己身世之谜,帮助朋友解除生化危机,帮助快乐星球重新建立的故事。影片十分轻松,有笑有泪。在不剧透的前提下,作为观众先聊聊电影。
2.jpg
拍摄环境恶劣
特别是其中马三十六智斗“三傻”的段落,很有当年《小鬼当家》、《乌龙院之无敌反斗星》的魅力,令人捧腹。
其次,从影视从业者的角度,再分析这部电影。我认为《快》是一部全适龄电影,也就是说,这绝非仅仅是一部儿童剧那么简单。举个例子,无论是好莱坞的皮克斯、梦工厂、还是老牌迪士尼的动画片,几乎都是全适龄动画:大人和小孩一起观影,看到的却是一个故事的不同层面,这其实是导演的故意为之。而影片的层面和深浅,也恰恰说明了导演的三观和功力。
《快》是个有意思综合体。它将“科幻”和“现实题材家庭剧”这两个几乎相对立的类型并置在一起,产生了有趣化学反应。
3.jpg
演员被威亚摔落一夜

发表于 2019-12-22 22: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
—— 以 下 略 有 剧 透——
科幻在“快乐星球”、“机器人”等方面元素的设计,而这科幻的机器少年三十六,又恰恰误入人穷心善的马老汉家,被爱激活了记忆,拯救了自己和朋友——这样的设计寓教于乐,看似飞之天外,其实又脚踏实地,言之有物。其次,细想本片都讲了什么,幡然醒悟,导演提出了人类亘古以来都面临的三个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来?”“我要到哪去?”
当然,导演也给出了回答:“我是快乐星球的36号类机器人,马老汉家的36号孩子”、“我从快乐星球来”、“我要到地球拯救朋友,重新建立快乐星球”;就是这样的三问三答,构成了全片,传递着一个简单的道理:“要快乐的做一个善良的人。”
4.jpg
一淋一夜是家常便饭
5.jpg
一喊开始,笑着上阵
从导演作为方面,我真的很佩服导演。他没有选择更简单保守的“单线叙事”明哲保身,而用了插叙等可能隔开观众的冒险手法,来打破连贯时空,造成从始至终的悬念感——我到底是谁?其次,看得出导演在家庭苦情戏上的游刃有余,简单几镜,就能推到情绪高点,特别是马老汉生日,傻儿子敬酒,马老汉以笑代哭;还有马三十六受命撤进逃生舱时的众人分离场景,导演功力都可见一斑。
6.jpg
马老汉生日
以上如果算是“夸”的部分,那下面是我对影片感觉不大良好的地方。
第一:声音的问题。不知道是我所在影院放映设备的故障,还是其他原因,我听到的电影声音比较单薄,靠后,声场代入感不大良好,但不影响正常观影,但作为从业者,心里总会觉得有点不够完美。
第二:场景问题。因为影片拍摄在2013年左右,现在看来,极少数场景会有些跳脱,漏气,也就是“视觉奇观感”略弱,但快乐星球和Q星球的质感还是可以的。
7.jpg
条件简陋,但不打折扣
最后,说一下对一些现象的不同看法。
首先,我看到有人提到“又打情怀牌”的言论,我考虑了一下这个有些挖苦的说法,有自己的看法。一个人自己创造了一种模式或群体记忆,他一直坚持,力争推陈出新,我认为这应该叫传承。毕竟,这些不拍不舔,都是他亲自曾取得的战绩。这是老骥伏枥,不是廉颇老矣~
8.jpg
《快》片场的张惠民导演
然后,说说影片制作方面“粗制滥造”还是“挣扎起舞”的问题。
就不拿《头号玩家》或《侏罗纪公园》来作比了,就国内近几年的科幻片,我想了一下,还真没能想出一部来。如果硬算上《妖猫传》和《长城》的话,这两个是相当高水准的科幻片,但能拍上他们的,一个是陈凯歌,一个张艺谋。这也说明了一问题,在中国,科幻片基本与高投资,低回报直接划等号,而被影视从业者习惯性的抛弃。
但《快》在5年前(编辑:2013年),就不识时务的选择了这个烫手山芋,还自嫌不够麻烦的选择了3D技术拍摄。真乃初生牛犊不怕虎。
9.jpg
几十斤重的拍摄器材
发表于 2019-12-22 22: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
我承认其中有些部分的特技看起来有些5毛特效,但是,都在我的预期范围内,我不想过多解释。
中国几乎没有影视工业体系,这早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在跟拍《快》的时候,更看到了这个突出的问题。但大家全心投入,用身体扛着绿布和绿板,一遍遍用最土的办法去攻克特技上难题。拍完,又用几年的时间,一点点“无中生有”,复现了导演脑中那个虚拟的世界。这分明是在挣扎中起舞,我无心给它扣一个粗制滥造的名义......
1.jpg
大家用身体支撑起来的“高科技道具”
言而总之,看完影片,我分明看到了一个坚持了一辈子的耄耋老者,在向花儿一样的少年们谆谆教诲,告诫他们:“不要抛弃同伴,遇到坏人要有勇有谋,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快乐随心~自在由我!”
我上前问老者:“您叫什么名字?”他笑着告诉我:“快乐!”
最后,祝愿所有的付出,都能有收获。
2.jpg
和小演员们的合影
懒得打字?可以选择快捷回复哦~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登记星域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