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星圣域

 找回密码
 穿梭空间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9|回复: 4

从批评贴吧的“Aiden阿七”前佛门吧务到“大乘是佛说”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发表于 2021-8-19 23: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正信佛门贴吧原帖子:https://tieba.baidu.com/p/7500793498?fid=9262212&pid=140901206832&red_tag=2977027033#140901206832
Screenshot_20210819_135427_com.baidu.tieba_edit_7.jpg Screenshot_20210819_135432_com.baidu.tieba_edit_7.jpg

首先来谈下“常无缺”吧友,请问吧友到底有什么实质证据可以证明本人团队是在为净空和多杰羌佛“保驾护航”呢?本着“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意识,吧友直接判定本人是在为他们“保驾护航”,那废话不想多说了,劳烦吧友出示直接有力证明吧。
QQ截图20210819222151.png
另外 本人在原帖子多次说明:有什么事情及时艾特吧务过来处理,帖子这么多不可能全部照顾完善的;有些吧友他在发布净空文章的时候会隐去名字的,所以有些帖子内容我们吧务不方便去删帖处理;另外关于多杰羌佛的帖子问题,我之前在群里也谈过这个问题了,提醒其他吧务注意点,另外吧友们也可以在我们佛门贴吧里面搜索看看,关于这类帖子内容我们何曾不会清理干净呢?吧友和吧务实际上还是一个大家庭,吧务自然离不开吧友的帮助,如果吧友要脱离吧务团队的话那就是一盘散沙,如同禅宗修行吧那样,我们这些信佛人哪里肯愿意去那种蛇鼠混杂的地方聊天互动啊?所以说我始终还是坚信那句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不用我说得那么明白了吧?
QQ截图20210819223801.png QQ截图20210819223903.png
俗话说 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反观 常无缺吧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断的恶心肆意猜忌本人的心意,伙同认识多年的反大乘佛教的佛门前吧务Aiden阿七来一起抵制我们佛门贴吧。话已至此,本人还是想试问下常无缺吧友——大哥 您居心何在啊?一边就在说本人的是非不好,另一边又拿不出来证明,难道常无缺吧友你成天学佛是为了混日子的吗?学佛就学成了这种心态?佛教的因果观您就这样抛之脑后了吗??

发表于 2021-8-19 23: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Screenshot_20210819_221428_com.baidu.tieba_edit_6.jpg QQ截图20210819232525.png
佛门吧规早已规定不得攻击诽谤佛教三宝,这就意味着在本吧意识当中,佛教声闻乘、缘觉乘、菩提乘都是佛法,不容许出现类似违规帖子内容出现。任何吧友在佛门贴吧发帖,这就代表着自身已经清楚知悉本吧规则,自觉遵守。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本人看了“正信佛门”贴吧的数据情况,目前来看关注人数可以说是寥寥无几的,的确不超过两位数,但Aiden阿七吧友还是如同常无缺吧友那样误会了,阿七吧友您并不怎么熟悉我,本人可不是为了什么贴吧关注人数才过来跟你说话的,我不是想要“挖墙脚”哈——本人作为一位信佛者,始终还是以佛教佛法最为看紧。那么阿七吧友作为佛门前吧务,同时又是公然反对大乘佛教者,那本人作为一吧之主当然需要出来表个态嘛,既然阿七吧友这边已经开始发帖反对大乘佛教了,那本人这边当然也需要开始收集相关资料内容来说明“大乘的确真是佛说”的了!
发表于 2021-8-20 00: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来参考网络特例资料内容,这个是本人的一位师兄所提供的相关资料——早已在佛世时代就已经有可读诵的经典,例如在《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卷四四记载 有长者要求国王准许于夜间点灯读佛经的记载;又于同书卷四八记载有 “绀容夫人,夜读佛经”,并说:“复须抄写,告大臣曰:桦皮贝叶,笔墨灯明,此要所须便,宜多进入。”考察一切有部律的成立是在部派佛教时代,此等记载,当系传说,但于佛世即已有了可诵的经律,则不必置疑。故有谓:“释尊在世时,圣典的集成部类,至少有法句、义品、波罗延、邬陀南、波罗提木叉——五种。”其次从多种资料的审查来看:王舍城七叶窟内结集仅仅只是迦叶一派的人,是少数人的结集,是代表了上座部比丘之中的苦行派的一个结集大会,唯此一大会的成果很大,因此整个过程被完整记载了下来;但是经典中却又说十大弟子等各有弟子数百人,乃至还有迦叶童女菩萨亦有菩萨众数百人。引据南传经典《律小品五百犍度 第十一》记载了富兰那尊者的异议:“君等结集法律,甚善!然我亲从佛闻,亦应受持。”,这些菩萨们觉得,他们并没有完整的阐述出了佛陀的三乘菩提法,既然是这样说的话,那他们可能不会去集结吗呢?更何况玄奘法师所著《大唐西域记》记载诸学无学数百千人,不预大迦叶之结集,更相谓曰:“如来在世,同一师学,法王寂灭,简异我曹,欲报佛恩,当集法藏”。于是凡圣咸会,贤智毕萃,复集素呾缆藏、毗捺耶藏、阿毗达磨藏、杂集藏、及禁咒藏
龙树菩萨于公元一世纪造《大智度论》第一百卷言:弥勒、文殊将阿难于铁围山间,集大乘三藏为菩萨藏
《菩萨处胎经》卷七<出经品>中记载:佛灭七日,五百罗汉受了大迦叶之命,至十方恒沙刹土,邀集八万四千比丘,以阿难为上首,结集了菩萨藏、声闻藏、戒律藏;将三藏又分作胎化藏、中阴藏、摩诃衍方等藏、戒律藏、十住菩萨藏、杂藏、金刚藏、佛藏等,计为八藏
引据世亲菩萨 造《金刚仙论》卷一记载:在铁围山外,二界中间,结集大乘法藏。
另外真谛法师所传:第一次在王舍城七叶岩窟结集经典时,别有窟外的大众结集,其中就有大乘经典;真谛法师又传大乘经典由广慧菩萨结集,而《佛地经论》也是记载言是传法菩萨结集——故佛经有因佛世记录而流传,有于佛后结集而流传,有始终未经会诵而由私家流传于世者
第一:其中的《楞严经》即是属于私家流传于世者,所以鸠摩罗什法师也没有翻译那很正常,因为这个是皇家所私藏起来的,根据智升僧人所撰写的《开元释教录》记载言:“此经五天宝重(本来是在印度皇宫的),禁不出境。般剌三藏(般剌密帝法师,有时候也会翻译为极量)欲流东震,屡窃被获。书以微妙细毡,破膊藏之,潜达广州。”又:“极量破膊藏经,渍血坚纸,房相夫人以水渍之,方得开展。或云:融女以水乳和而浸之。”又:“极量翻传事毕,会本国怒其擅出经本,遣人追摄,泛舶西归......传经事毕,朝廷责以私译,密谛遂泛舶携梵夹以归。”根据释智升所写的《开元释教录》、《译经图记》以及赞宁法师的《宋高僧传》与《释氏稽古略》、《佛祖通载》等文献历史,写得清清楚楚是本经翻译之译人、译时、译处及所译之经名卷数,明明白白的可以证信出来,再说也有蒙钞之传译年主以及支录,正录附录皆有,如何说是中国人伪造的呢?!目前根据这些资料的关于翻译的问题基本可以确定两点,第一点:大唐神龙元年(705年正月——707年九月)乙巳岁五月二十三日,也就是武则天皇帝的时候,印度中天竺的般剌密帝法师从海上来到了广州,到达了广州制止寺,这时候就遇到了房融(在武则天时代被贬前宰相),邀请房融一起助译,于是房融进行了笔授,由乌苌国沙门弥伽释迦进行译语。第二点:《大佛顶首楞严经》十卷,大唐沙门怀迪,循州人,于神龙元年 在广东省罗浮山南楼寺挂单,颇懂梵文,正好遇到了一名从印度来的僧人,此印度过来的僧人说有楞严经,请他助译,成为了十卷楞严经。这两者的共同点都是:此经本的确是从印度传来的,这是无疑的了!差异不过是其中到底是般剌密帝还是梵僧的差别、又或者是房融还是怀迪的差别,但是的确是从印度传来的没有疑问!那么为什么会存在说法差异的不同呢?应当是房融和怀迪都参与了翻译,只不过因为唐代的时候,活字印刷术还没有发明出来,(活字印刷是宋代毕昇发明的,唐代时候还没有),都是手抄的又或者是雕版印刷的;因为这个经本是非常的珍贵,翻译之后,怀迪和房融各自宣扬,山高路远,信息不畅通,人们哪里会知道呢?于是就有这两种不同的说法了,所以这一点也不足以证明楞严经的真伪问题;再说从古到今否定楞严经的,他们有什么直接证据可以证明吗?没有的,有的证据都是证明楞严经真是从印度翻译过来的。
第二:而且这本经没有翻译到中国来的时候,天台智者大师从一梵僧口中得知过印度有这本经典,所以就修建了一座拜经台,如谓言:“有西域僧谓曰:唯首楞严经,着明六根功德,足与相证。智者于是渴慕,每昕夕望西遥拜;如是者积十六岁。南岳天台寺左畔有拜经台遗址云。”根据《天台山志》记载:智者大师拜经石在天台山华顶峰上,是大师于此一十八年,遥望西竺,拜首楞严经处。今南岳天台寺左畔 亦有智者大师拜经台遗址。按大师拜经石 应在华顶,南岳亦有遗址,盖后人仿而为之
根据目前的资料,楞严经没有传到中国来,智者大师先闻其名而修拜经台,这个可是真人真事啊!必然是说古印度当时就已经有了楞严经的流传了,要不然他为什么要修拜经台呢?
第三:至于后来又有人说:楞严经是房融伪造的,但是人家房融可不是这样说的呢!
他在笔受《楞严经》时早已归依佛门,并受了在家菩萨戒。他笔受此经的任务就是秉笔确定文字。以其宰相之才,润色斯经,使经文文义双美。因之楞严语句文法,为诸经之冠;也因之而有人怀疑本经是为房融所编造。而有关融笔受此经之事,引据《续古今译经力纪》已有记载,又有宋朝僧人咸辉辉著《首楞严经义海》卷一,对此也有记载,另外还有苏轼诗人著《东坡后集》卷十九等等,对于笔受之事均有记载,现就《光孝寺志》中所记载,根据这些资料的记载,众口一词都是房融进行润笔,所以房融的确是参与了笔受,这点也是确定无疑的!房融在广州光孝寺笔受《楞严经》时,曾把自己的名字刻在大砚上,此砚到了元代时候还在。在元代的吴莱《南海山水人古迹记》记载:“越南王弟建德故宅,在西城内。吴虞翻移交州时,有园池。唐六祖慧能,剃发受戒。寺有坛,坛有菩提树。房相国融,译楞严经,有笔受轩大砚。融自刻:‘天竺僧般剌密帝,自广译经,出此砚。’坚润可爱,藏殿内。有屈郇布西天衣,绣内相,大如两指。”
第四:关于南宋朱熹的质疑,朱熹的质疑有分为两点,其一是说从印度翻译过来的楞严经怎么会有中国的道术呢?例如说道教的房中术云云,然而印度也有婆罗门教三大派之一的性力派啊!他们也是在讲这个嘛,如房融等人,他也是采用意译的,当然是要让中国人看得懂嘛,这也是未尝不可啊(不然你让他直译为“性力”,这让我们中国人怎么理解呢?人之初性本善吗?还不如直接翻译为房中术岂不便捷?)。其二是说此经没有梵本,然而在《开元释教录》已经说得清楚了,梵本被般剌密帝带回来了,再说 唐代开元年间就已经有惟悫禅师、慧振禅师等二师为此经写了科判,当时在玄奘法师、义净法师之后,梵文就成为了显学,一般僧众谁不会几句梵文呢?如果说真的是没有梵本,不确定有梵本的话,那么这些祖师们声名显赫,为什么要给楞严经做科判、做疏赞呢?
第五:民国时候否定楞严经最来劲的就是吕澄,当初他写了楞严百伪,这实在是不敢恭维,一塌糊涂!在吕澄看来,《圆觉经》、《梵网经》、《大乘起信论》  等都是伪经,就是盛唐佛教鼎盛时期的应时之作罢了,他的说法一经提出便引起了佛学界一片哗然,后来就受到了印光大师、太虚大师等人和学者的痛斥,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应该当属愍生法师所作的《辨 破<楞严百伪>一文》,在文中愍生法师对吕澄所列证据逐一反驳,思路清晰,有理有据,例如 吕潋所指出的《楞严经》当中的经文“众生轮回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实有所误, 吕潋就认为“法性之常,谓我无理,有佛无佛,恒不变易,岂别有体堪言住耶?”愍生法师反驳道:“性净明体,清净无相,故性净,心性灵明,故说明体,并非别有体可住也”。 《楞严经》中的“性净明体”是相对于妄心妄念而言,并非是指别有一体,吕澄对《楞严经》义理的批判有失偏颇,并未站在整体的角度来理解经文涵义,反而很多是截取片段文字,加以自己的错误解释,断章取义,以偏概全,难以使人信服。愍生法师的辩驳条理清晰,言之有据,以严谨的科学态度进行辨证,而绝非是出于护教原因的盲目反驳。《辨破<楞严百伪>一文》可谓是对质疑《楞严经》者最全面权威的发言。
第六:至于活跃在网络上的一些跳梁小丑,例如网名“悲智”等人都不信大乘佛法的,更是一塌糊涂,不学无术,乱七八糟,动辄否定古人,真是无知狂夫,不畏因果也!我没有恐吓谁的意思,这就好像石头砸下来会疼一样,我只是说是真会疼!

甲 本经始终唯令了达如来藏圆理
乙 本经始终唯令修证如来禅妙宗
丙 本经始终唯令顿究众生心二本
丁 本经始终唯令直成首楞严三昧
戊 本经始终唯令选入耳根圆通门
己 本经始终唯令得就佛乘方便行
庚 本经始终唯令持心戒永断淫爱业
辛 本经始终唯令持顶咒永脱魔邪障
壬 本经始终唯令确立因果常住信
癸 本经始终唯令必入解行相应地
——《大佛顶首楞严经摄论》目录·太虚大师
微信禅林网公众号发布破楞严百伪文章——内容点击链接
发表于 2021-8-22 21: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原始阿含部经典来说明大乘是佛说:本人将依原始小乘佛教经典来说起,若反大乘者连小乘经典都不愿意信受的话那还是劝其轮回一段时间再说吧。

先引用阿含经典来指明阿罗汉并非等同于佛——
《杂阿含经》卷3: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如来、应、等正觉未曾闻法,能自觉法,通达无上菩提,于未来世开觉声闻而为说法;谓 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八道。比丘!是名如来、应、等正觉未得而得,未利而利,知道、分别道、说道、通道,复能成就诸声闻教授教诫,如是说正顺,欣乐善法。是名如来,罗汉差别。(CBETA, T02, no. 99, p. 19, c2-10)(注:经文中说佛于未曾闻法能自觉而知,并且已通达无上菩提;而声闻佛弟子则是闻佛所说而知,而且所知并非是无上菩提,而是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正道等。故知佛与阿罗汉弟子不同,非是阿罗汉弟子就是等同于佛!)
2.《杂阿含经》卷1:诸比丘,我以如实知此五受阴味是味、患是患、离是离故。我于诸天、若魔、若梵、沙门、婆罗门、天、人众中,自证得脱、得出、得离、得解脱结缚,永不住颠倒,亦能自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CBETA, T02, no. 99, p. 2, c5-9)(注:文中佛说其已自证得脱、得出、得离、得解脱结缚此阿罗汉之解脱果,并且也能自证得不同于阿罗汉所证之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3.《杂阿含经》卷1:尔时,有异比丘来诣佛所,稽首佛足,却住一面,白佛言:善哉!世尊,今当为我略说法要,我闻法已,当独一静处,修不放逸,修不放逸已,当复思惟,所以善男子出家,剃除鬚髮,身着法服,信家、非家、出家,为究竟无上梵行,现法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时,彼比丘闻佛所说,心大欢喜,礼佛而退,独在静处,精勤修习,住不放逸,精勤修习;住不放逸已,思惟:所以善男子出家,剃除鬚髮,身着法服,信家、非家、出家,乃至自知不受后有。时,彼比丘即成罗汉,心得解脱。(CBETA,T02, no. 99, p. 3, a7-b13)(注:经中说比丘证阿罗汉是于现法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而并非是自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阿罗汉不是佛!)
4.《杂阿含经》卷8: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昔未成正觉时,独一静处,禅思思惟,自心多向何处观察,自心多逐过去五欲功德,少逐现在五欲功德,逐未来世转复微少;我观多逐过去五欲心已,极生方便,精勤自护,不复令随过去五欲功德。我以是精勤自护故,渐渐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汝等诸比丘亦复多逐过去五欲功德,现在、未来亦复微少;汝今亦当以心多逐过去五欲功德故,增加自护,亦当不久得尽诸漏,无漏心解脱、慧解脱,现法自知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CBETA, T02, no. 99, p. 53, a27-b9)(注:经中佛说其所证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阿罗汉则是得尽诸漏,无漏心解脱、慧解脱,现法自知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故知阿罗汉不是佛!)
5.《杂阿含经》卷15:诸比丘!我于此四圣谛三转十二行不生眼、智、明、觉者,我终不得于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闻法众中,为解脱、为出、为离,亦不自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已于四圣谛三转十二行生眼、智、明、觉。故于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闻法众中,得出、得脱,自证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尔时,世尊说是法时,尊者憍陈如及八万诸天远尘离垢,得法眼淨。(CBETA, T02,no. 99, p. 104, a2-10)(注:上述经中说佛所说如来自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尊者憍陈如及八万诸天远尘离垢,得法眼淨。故知阿罗汉不是佛!)
6.《杂阿含经》卷17: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我于诸受不如实知,受集、受灭、受集道迹、受灭道迹、受味、受患、受离不如实知,我于诸天世间、魔、梵、沙门、婆罗门、天、人众中,不得解脱、出离、脱诸颠倒,亦非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我于诸受、受集、受灭、受集道迹、受灭道迹、受味、受患、受离如实知故,于诸天世间、魔、梵、沙门、婆罗门、天、人众中,为脱、为出、为脱诸颠倒,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CBETA, T02, no. 99, p. 122, a16-25)(注:上述经中说佛所证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并非仅是二乘解脱道,故知阿罗汉不是佛!)
7.《杂阿含经》卷22:时,给孤独长者闻未曾闻佛名字已,心大欢喜,身诸毛孔皆悉怡悦,问彼长者言:何名为佛?长者答言:有沙门瞿昙,是释种子,于释种中剃除鬚髮,着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名为佛。给孤独长者言:云何名僧?彼长者言:若婆罗门种剃除鬚髮,着袈裟衣,信家、非家,而随佛出家,或刹利种、毘舍种、首陀罗种善男子等剃除鬚髮,着袈裟衣,正信、非家,彼佛出家而随出家,是名为僧,今日请佛及现前僧,设诸供养。(CBETA,T02, no. 99, p. 157, b28-c9)(注:上述经中说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名为佛;阿罗汉尚未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阿罗汉不是佛!)
8.《杂阿含经》卷24:一时,佛住巴连弗邑林精舍,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于四念处修习多修习,未众生令得清,已众生令增光泽,何等为四?谓身身观念住,受、心、法法观念住。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如众生,如是未度彼岸者令度、得阿罗汉、得辟支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如上说。(CBETA,T02, no. 99, p. 176, a10-18)(注:上述经中说:如是未度彼岸者令度、得阿罗汉、得辟支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阿罗汉尚未证佛所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得阿罗汉而尚未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阿罗汉不是佛!)
9.《杂阿含经》卷26:『诸比丘!我于此信根正智如实观察故,信根集、信根灭、信根灭道迹正智如实观察故,我于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众中,为出为离,心离颠倒,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信根;精进、念、定、慧根亦如是说。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CBETA, T02, no. 99, p. 183, a6-11)(注:上述经中说佛所证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此非是阿罗汉所证,故知阿罗汉不是佛!)
10.《杂阿含经》卷31: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于我世间,于世间及世间集不如是知者,我终不得于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及诸世间。为解脱、为出、为离,离颠倒想,亦不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我于世间及世间集如实知故。是故我于诸天、世人、魔、梵、沙门、婆罗门及馀众生,为得解脱、为出、为离、心离颠倒,具足住,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CBETA, T02, no. 99, p. 224, c29-p. 225, a8)(注:上述经中说佛所证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非是阿罗汉所证,故知阿罗汉不是佛!不知道哪里看出佛从这样的次第修出,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阿罗汉按这样次第修出不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11.《杂阿含经》卷35: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于二法依止多住,云何为二?于诸善法未曾知足,于断未曾远离;于善法不知足故,于诸断法未曾远离故,乃至肌消肉尽,筋连骨立,终不离精勤方便。不善法,不得未得,终不休息;未曾于劣心生欢喜,常乐增进,上上道,如是精进住故,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等。比丘!当于二法依止多住,于诸善法不生足想,依于诸断,未曾离,乃至肌消肉尽,筋连骨立,精勤方便,堪能修习善法不息。是故,比丘,于诸下劣,生欢喜想,当修上上进多住,如是修习不久,当得速尽诸漏,无漏心解脱、慧解脱,现法自知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CBETA, T02, no. 99, p. 257, a12-27)(注:上述经中佛说其不善法,不得未得,终不休息方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阿罗汉证解脱果矣,自知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则不再修学诸善法,不探讨真我之功能作用,故知阿罗汉不是佛!)
12.《杂阿含经》卷46:时,波斯匿王闻世尊拘萨罗人间游行,至舍卫国树给孤独园。闻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闻世尊自记说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诸人传者,得非虚妄过长说耶?为如说说、如法说、随顺法说耶?非是他人损同法者,于其问答生厌薄处耶?佛告大王:彼如是说,是真谛说,非为虚妄,如说说、如法说、随顺法说,非是他人损同法者,于其问答生厌薄处,所以者何?大王,我今实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CBETA, T02, no. 99, p. 334, c14-24)(注:由上述经中可知,佛及其弟子等,仅有佛自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因此波斯匿王请问佛此是否真实,佛言此是真谛说等,故知阿罗汉不是佛,故无有阿罗汉敢自称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
13.《杂阿含经》卷39:一时,佛住欝鞞罗处尼连禅河侧菩提树下,初成正觉。尔时,世尊独一静处,专心禅思,作如是念:『我今解脱苦行,善哉!我今善解脱苦行,先修正愿,今已果得无上菩提。(CBETA, T02, no.99, p. 287, c21-25)(注:成佛即是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即是证无上菩提果;此无有一阿罗汉自证已证者,故知阿罗汉不是佛!)
14.《杂阿含经》卷2:诸比丘白佛。世尊法根、法眼、法依。唯愿为说。诸比丘闻已。当如说奉行。(CBETA,T02, no. 99, p. 8, a28-29)
《杂阿含经》卷3:比丘白佛。佛为法根、法眼、法依。唯愿为说。诸比丘闻说法已。如说奉行。(CBETA,T02, no. 99, p. 20, b6-7)
《杂阿含经》卷3:比丘白佛。如来为法根、为法眼、为法依。唯愿世尊为诸比丘广说此义。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CBETA, T02, no. 99, p. 19, b29-c2)
《杂阿含经》卷6: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善哉。世尊。唯愿哀愍。广说其义。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CBETA, T02, no. 99, p. 41, c18-20)
《杂阿含经》卷7: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唯愿广说。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CBETA,T02, no. 99, p. 42, c18-20)
《杂阿含经》卷8:罗罗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善哉。世尊。当为诸比丘广说此义。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CBETA, T02, no. 99, p. 51, a1-3)
《杂阿含经》卷12: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善哉。世尊。唯愿演说。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CBETA, T02, no. 99, p. 84, a4-6)...(内容太多,略而登载。注:杂阿含经中诸比丘皆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既然包含阿罗汉在内的诸比丘皆言佛是法根、法眼、法依;若说阿罗汉也是佛,则阿罗汉也应该是法根、法眼、法依,但却无人称阿罗汉为法根、法眼、法依,故知阿罗汉不是佛!)


引用以原始阿含经典中所说阿难尊者集结经典时,另有集结大乘佛典为证——
1、《增壹阿含经》卷1〈1 序品〉:于大众中集此法,即时阿难乎座,弥勒称善快哉说,诸法义合宜配之,更有诸法宜分部,世尊所说各各异,菩萨发意趣大乘,如来说此种种别,人尊说六度无极,布施持戒忍精进,禅智慧力如月初.......如是阿含增一法,三乘教化无差别,佛经微妙极甚深,能除结使如流河,然此增一最在上,能三眼除三垢,其有专心持增一,便为总持如来藏,正使今身不尽结,后生便得高才智,若有书写经卷者,缯花盖持供养,此福无量不可计,以此法宝难遇故。说此语时地大动,雨天华香至于膝,诸天在空善哉,上尊所说尽顺宜,契经一藏律二藏,阿昙经为三藏,方等大乘义玄邃,及诸契经为杂藏,安处佛语终不异,因缘本末皆随顺,弥勒诸天皆称善,释迦文经得久存,弥勒寻起手执华,欢喜持用散阿难,此经真实如来说,使阿难寻道果成。是时,尊者阿难及梵天将诸梵迦夷天,皆来会集;化自在天将诸营从,皆来会聚;他化自在天将诸营从,皆悉来会;兜术天王将诸天之众,皆来会聚;天将诸营从,悉来会聚;释提桓因将诸三十三天众,悉来集会;提头赖吒天王将乾沓和等,悉来会聚;留勒叉天王将诸厌鬼,悉来会聚;留跛叉天王将诸龙众,悉来会聚;沙门天王将阅叉,罗刹众,悉来会聚。是时,弥勒大士告贤劫中诸菩萨等:卿等劝励诸族姓子、族姓女,讽诵受持增一尊法,广演流布,使天、人奉行。(CBETA, T02, no. 125, p. 550, c2-26)【注:从上述经文可知,佛示现灭度后除由大迦叶即选众中四十应真,从阿难受得四阿含外;弥勒菩萨也聚集菩萨、天、人等,由阿难讽诵方广等大乘诸经而集结,并劝勉诸菩萨广演流布,使天、人奉行。】
2、《长阿含经单本般泥洹经》卷2:复有四,佛所说十二部经,贤者阿难,皆讽诵念识,传为四辈弟子说,如所闻无所增减,亦未曾倦,是为阿难第四四德。(CBETA, T01, no. 6, p. 185, a29-b3)【注:十二部经包含大乘如方广诸经等】
3、《长阿含经单本般泥洹经》卷2:大迦叶即选众中四十应真,从阿难受得四阿含:一中阿含、二长阿含、三增一阿含、四杂阿含。此四文者,一为贪作;二为喜怒作;三为愚痴作;四为不孝不师作。四阿含文,各六十疋素。众比丘言:用写四文,当兴行于天下。故佛维处,自生四树,遂相捡敛,分别书佛十二部经,戒律法具,其在千岁中,持佛经戒者,后皆会生弥勒佛所,当从彼解度生死履。(CBETA, T01, no. 6, p. 191, a19-27)【注:此经中亦说佛示现涅后,除了集结四阿含经典外,也将十二部经书写广为流传,十二部经包含大乘如方广诸经等】


以原始阿含经典中说有十二部经为证(注:十二部经包含大乘方广诸经等)——
1、《长阿含经》卷3:尔时,世尊即诣讲堂,就座而坐,告诸比丘:汝等当知我以此法自身作证。成最正觉;.......比丘当知我于此法自身作证,布现于彼,谓:贯经、夜经、受记经、偈经、法句经、相应经、本缘经、天本经、广经、未曾有经、证喻经、大教经。汝等当善受持,称量分别,随事修行,所以者何?如来不久,是后三月当般泥洹。(CBETA, T01, no. 1, p. 16, c8-19)
2、《长阿含经》卷12:是故,比丘,于十二部经自身作证,当广流布:一曰贯经、二曰夜经、三曰受记经、四曰偈经、五曰法句经、六曰相应经、七曰本缘经、八曰天本经、九曰广经、十曰未曾有经、十一曰譬喻经、十二曰大教经。当善受持,称量观察,广演分布。(CBETA,T01, no. 1, p. 74, b16-24)
3、《长阿含经单本大集法门经》卷1:当知佛所宣说,谓:契经、夜、记别、伽陀、本事、本生、缘起、方广、希法,如是等法,佛悲愍心,广为众生。如理宣说而令众生。如说修习。行诸梵行。利益安乐天人世间。(CBETA, T01, no. 12, p. 227, b25-29)
4、《增壹阿含经》卷17〈25 四谛品〉:彼云何比丘雷而不雨?或有比丘高声诵习。所谓契经、夜、受决、偈、本末、因缘、已说、生经、颂、方等、未曾有法、譬喻。如是诸法,善讽诵读,不失其义,不广与人说法,是谓此人雷而不雨。(CBETA, T02, no. 125, p. 635, a10-14)
5、《增壹阿含经》卷21〈29 苦乐品〉:彼云何名为法辩?十二部经如来所说,所谓契经、夜、本末、偈、因缘、授决、已说、造颂、生经、方等、合集、未曾有。及诸有为法、无为法。有漏法、无漏法。诸法之实不可沮坏。所可总持者。是谓名为法辩。(CBETA, T02, no. 125, p. 657, a1-6)
6、《增壹阿含经》卷33〈39 等法品〉:云何比丘知法?于是,比丘知法。所谓契经、夜、偈、因缘、譬喻、本末、广演、方等、未曾有、广普、授决、生经。若有比丘不知法者,不知十二部经,此非比丘也。以其比丘能解了法故,名为知法。如是,比丘解了于法。」(CBETA, T02, no. 125, p. 728, c2-7)
7、《增壹阿含经》卷46〈49 放牛品〉:云何比丘择道行?于是,比丘于十二部经择而行之。所谓契经、夜、授决、偈、因缘、本末、方等、譬喻、生经、说、广普、未曾有法。如是比丘知择道行。(CBETA,T02, no. 125, p. 794, c27-p. 795, a2)
8、《增壹阿含经》卷48〈50 礼三宝品〉:尔时,世尊重告诸比丘曰:汝等当知,若有愚人习于法行,所谓契经、夜、偈、授决、因缘、本末、譬喻、生、方等、未曾有、说、广普。虽诵斯法,不解其义,以不观察其义,亦不顺从其法,所应顺法终不从其行...(CBETA, T02, no. 125, p. 813, a14-19)
9、《杂阿含经》卷41:佛告二比丘:汝等持我所说修多罗、夜、受记、伽陀、优陀那、尼陀那、阿波陀那、伊帝目多伽、多伽、富罗、阿浮多达摩、优波提舍等法,而共诤论,各言:汝来试共论议。谁多谁胜耶?二比丘白佛:不也,世尊。佛告二比丘:汝等不以我所说修多罗,乃至优波提舍,而自调伏,自止息,自求涅耶?二比丘白佛:如是,世尊!(CBETA,T02, no. 99, p. 300, c5-12)
10、增壹阿含经卷第四十五(东晋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 译)不善品第四十八入前品中:佛告之曰:我不作尔说。当供养圣众。不供养余人。今施畜生犹获其福。何况余人。但我所说者福有多少。所以然者?如来圣众可敬、可贵,是世间无上福田。今此众中有四向、四得及声闻乘、辟支佛乘、佛乘。其有善男子、善女人欲得三乘之道者,当从众中求之。所以然者?三乘之道皆出乎众。长者!我观此因缘义。故而说此语耳。亦不教人应施圣众。不应施余人。……尔时。师子长者复以余时。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我自忆念请圣众饭之。有天来告我言:此是持戒。此是犯戒。此人向须陀洹。此人得须陀洹。乃至三乘皆悉分别。又说此偈。
发表于 2021-8-23 21: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含经明说佛成就十力、四无畏、十号具足——
1、那些诽谤大乘非佛说,迷信所谓“原始佛教”的一阐提们 请回答:哪个阿罗汉成就了十种力、得四无畏?

《杂阿含经》(三四九)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来成就十种力,得四无畏,知先佛住处,能转梵轮,于大众中震师子吼言: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谓缘无明行……广说乃至 纯大苦聚集,纯大苦聚灭。诸比丘!此是真实教法显现,断生死流,乃至其人悉善显现。如是真实教法显现,断生死流,足令善男子正信、出家,方便修习,不放逸住,于正法、律精勤苦行,皮筋骨立,血肉枯竭;若其未得所当得者,不舍殷勤精进,方便坚固堪能。所以者何?懈怠苦住,能生种种恶不善法,当来有结,炽然增长,于未来世生、老、病、死,退其大义故。精进乐独住者,不生种种恶不善法,当来有结,炽然苦报,不于未来世增长生、老、病、死,大义满足,得成第一教法之场。所谓大师面前,亲承说法,寂灭涅槃,菩提正向,善逝、正觉。是故,比丘!当观自利、利他、自他俱利,精勤修学,我今出家,不愚不惑,有果有乐,诸所供养衣服、饮食、卧具、汤药者,悉得大果、大福、大利,当如是学。佛说是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2、那些诽谤大乘非佛说,迷信所谓“原始佛教”的一阐提们 请回答:哪个阿罗汉敢自称是“如来、应、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杂阿含经》(三五○):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善来比丘!善出家、善得己利,旷世时时得生圣处,诸根具足,不愚不痴,不须手语,好说、恶说堪能解义。我今于此世作佛——如来、应、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说法寂灭、涅槃、菩提正向、善逝、等正觉。所谓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谓缘无明行,缘行识,乃至纯大苦聚集,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纯大苦聚灭。诸比丘!难得之处已得,生于圣处,诸根具足,乃至纯大苦聚集,纯大苦灭。是故,比丘!当如是学,自利、利他、自他俱利。如是出家,不愚不痴,有果有乐,有乐果报,供养衣服、饮食、卧具、汤药者,悉得大果、大福、大利。是故,比丘!当如是学。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阿含经中所记载的大乘佛教——
(一)佛说三乘:于阿含经中明确记载,佛陀在世 是三乘并弘,声闻佛弟子也曾听闻,当时便有大乘菩萨游化人间,大乘佛教并不是几百年后创编的!

1《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六(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高幢品第二十四之三(六):我今字某。离此八事。奉持八关斋法。不堕三恶趣。持是功德。不入地狱、饿鬼、畜生八难之中。恒得善知识。莫与恶知识从事。恒得好父母家生。莫生边地无佛法处。莫生长寿天上。莫与人作奴婢。莫作梵天。莫作释身。亦莫作转轮圣王。恒生佛前。自见佛。自闻法。使诸根不乱。若我誓愿向三乘行。速成道果。比丘当知。若有优婆塞.优婆夷。持此八关斋法。彼善男子.善女人。当趣三道。或生人中。或生天上。或般涅槃。(……中略)比丘当知。若善男子.善女人。持八关斋者。欲生四姓家者。亦复得生。又善男子.善女人。持八关斋人。欲求作一方天子,二方、三方、四方天子。亦获其愿。欲求作转轮圣王者。亦获其愿。所以然者。以其持戒之人所愿者得。若善男子、善女人。欲求作声闻、缘觉、佛乘者。悉成其愿。吾今成佛由其持戒。五戒、十善。无愿不获。诸比丘。若欲成其道者。当作是学。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2、《增壹阿含经》卷第二十四(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善聚品第三十二(一):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善聚。汝等善思念之。诸比丘对曰。如是。世尊。诸比丘从佛受教。世尊告曰。彼云何名为善聚。所谓五根是也。云何为五。所谓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是谓。比丘。有此五根。若有比丘修行五根者。便成须陀洹。得不退转法。必成至道。转进其行成斯陀含。而来此世尽其苦际。转进其道成阿那含。不复来此世。即复取般涅槃。转进其行。有漏尽。成无漏心解脱、智慧解脱。自身作证而自游戏。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不复受胎。如实知之。言善聚者。即五根是也。所以然者。此最大聚。众聚中妙。若不行此法者。则不成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辟支佛,及如来、至真、等正觉也。若得此五根者。便有四果、三乘之道。言善聚者。此五根为上。是故。诸比丘。当求方便。行此五根。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3、《增壹阿含经》卷第一(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序品第一:时阿难说经无量。谁能备具为一聚。我今当为作三分。造立十经为一偈。契经一分律二分。阿毗昙经复三分。过去三佛皆三分。契经律法为三藏。契经今当分四段。次名增一二名中。三名曰长多璎珞。杂经在后为四分。尊者阿难作是念。如来法身不败坏。永存于世不断绝。天人得闻成道果。或有一法义亦深。难持难诵不可忆。我今当集一法义。一一相从不失绪。亦有二法还就二。三法就三如连珠。四法就四五亦然。五法次六六次七。八法义广九次第。十法从十至十一。如是法宝终不忘。亦恒处世久存在。于大众中集此法。即时阿难升乎座。弥勒称善快哉说。诸法义合宜配之。更有诸法宜分部。世尊所说各各异。菩萨发意趣大乘。如来说此种种别。人尊说六度无极。布施持戒忍精进。禅智慧力如月初。逮度无极睹诸法。诸有勇猛施头目。身体血肉无所惜。妻妾国财及男女。此名檀度不应弃。戒度无极如金刚。不毁不犯无漏失。持心护戒如坏瓶。此名戒度不应弃。或有人来截手足。不起瞋恚忍力强。如海含容无增减。此名忍度不应弃。诸有造作善恶行。身口意三无厌足。妨人诸行不至道。此名进度不应弃。诸有坐禅出入息。心意坚固无乱念。正使地动身不倾。此名禅度不应弃。以智慧力知尘数。劫数兆载不可称(……中略)阿难说曰此云何。我见如来演此法。亦有不从如来闻。此法岂非当有疑。设我言见此义非。于将来众便有虚。今称诸经闻如是。佛处所在城国土。波罗捺国初说法。摩竭国降三迦叶。释翅拘萨迦尸国。瞻波句留毗舍离。天宫龙宫阿须伦。干沓和等拘尸城。正使不得说经处。当称原本在舍卫。吾所从闻一时事。佛在舍卫及弟子。祇桓精舍修善业。孤独长者所施园。时佛在中告比丘。当修一法专一心。思惟一法无放逸。云何一法谓念佛。法念僧念及戒念。施念去相次天念。息念安般及身念。死念除乱谓十念。此名十念更有十。次后当称尊弟子。初化拘邻真佛子。最后小者名须拔。以此方便了一法。二从二法三从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之法无不了。从一增一至诸法。义丰慧广不可尽。一一契经义亦深。是故名曰增壹含。今寻一法难明了。难持难晓不可明。比丘自称功德业。今当称之尊第一。犹如陶家所造器。随意所作无狐疑。如是阿含增一法。三乘教化无差别。佛经微妙极甚深。能除结使如流河。然此增一最在上。能净三眼除三垢。其有专心持增一。便为总持如来藏。(……中略)是时。尊者阿难及梵天将诸梵迦夷天。皆来会集。化自在天将诸营从。皆来会聚。他化自在天将诸营从。皆悉来会。兜术天王将诸天之众。皆来会聚。艳天将诸营从。悉来会聚。释提桓因将诸三十三天众。悉来集会。提头赖吒天王将干沓和等。悉来会聚。毗留勒叉天王将诸厌鬼。悉来会聚。毗留跛叉天王将诸龙众。悉来会聚。毗沙门天王将阅叉.罗刹众。悉来会聚。是时。弥勒大士告贤劫中诸菩萨等。卿等劝励诸族姓子.族姓女。讽诵受持增一尊法。广演流布。使天.人奉行。说是语时。诸天、世人、干沓和、阿须伦、伽留罗、摩睺勒、甄陀罗等。各各白言。我等尽共拥护是善男子.善女人。讽诵受持增一尊法。广演流布。终不中绝。
4、《增壹阿含经》卷第九(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惭愧品第十八(八):尔时。须深女人便说此偈。善逝有此智。质直无瑕秽。勇猛有所伏。求于大乘行。是时。尊者拘絺罗复说此偈。是意甚难得。能获异法要。难为能办之。向于奇特事。尔时。尊者与彼须深女人具说法要。便发喜心。时。彼女人即从坐起。头面礼足。便退而去。时。须深女人闻尊者拘絺罗所说。欢喜奉行。
5、《杂阿含经》卷二十八:佛告阿难:是世人乘,非我法、律,婆罗门乘也。阿难,我正法、律乘、天乘、婆罗门乘、大乘,能调伏烦恼军者。谛听!善思!当为汝说。阿难,何等为正法律乘、天乘、婆罗门乘、大乘,能调伏烦恼军者?谓八正道,正见乃至正定。阿难,是名正法律乘、天乘、梵乘、大乘,能调伏烦恼军者。
6、《杂阿含经单译本:央掘魔罗经》卷四:我说道者说何等道?道有二种,谓声闻道及菩萨道。彼声闻道者,谓八圣道;菩萨道者,谓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有人懈惰,种不善行,于事有损。若能不懈惰而精进者,此者最妙,于诸善法便有增益。所以然者?弥勒菩萨经三十劫应当作佛、至真、等正觉,我以精进力、勇猛之心,使弥勒在后。过去恒沙多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皆由勇猛而得成佛。以此方便,当知懈惰为苦,作诸恶行,于事有损。若能精进勇猛心强,诸善功德便有增益。是故,诸比丘,当念精进,勿有懈怠。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7、《增一阿含经》卷三十八:世尊告曰:彼发愿时:我今以此八关斋法,莫堕地狱、饿鬼、畜生,亦莫堕八难之处,莫处边境,莫堕凶弊之处,莫与恶知识从事,父母专正,无习邪见,生中国中,闻其善法,分别思惟,法法成就。持此斋法功德,摄取一切众生之善,以此功德,惠施彼人,使成无上正真之道,持此誓愿之福,施成三乘,使不中退。复持此八关斋法,用学佛道、辟支佛道、阿罗汉道,诸世界学正法者亦习此业,正使将来弥勒佛出现世时,如来、至真、等正觉,值遇彼会,使得时度。弥勒出现世时,声闻三会,初会之时九十六亿比丘之众,第二之会九十四亿比丘之众,第三会九十二亿比丘之众,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亦值彼王及国土教授师,作如是之教,无令缺漏。
8、《增壹阿含经》卷第三十二(三):是时。世尊须臾之顷。口出五色光。遍照方域。尔时。阿难复白佛言。复以何因缘。如来今日口出五色光。世尊告曰。我向作是念。本未成道时长处地狱。吞热铁丸。或食草木。长此四大。或作骡、驴、骆驼、象、马、猪、羊。或作饿鬼。长四大形。有受胎之厄。或受天福。食自然甘露。我今以成如来。以根力觉道成如来身。由此因缘故。口出五色光尔。是时。须臾之间口出微妙之光。胜于前光。是时。阿难白世尊言。复以何因缘。如来重出光胜于前者。世尊告曰。我向者作是念。过去诸佛世尊取灭度。遗法不久存于世。我复重思惟。以何方便。使我法得久存在世。如来身者金刚之数。意欲碎此身如芥子许。流布世间。使将来之世。信乐檀越不见如来形像者。取供养之因。缘是福祐。当生四姓家、四天王家、三十三天、艳天、兜术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因此福祐。当生欲界、色界、无色界。或复有得须陀洹道、斯陀含道、阿那含道、阿罗汉道、辟支佛道。若成佛道。由此因缘故。出斯光明尔。

(二)阿含经中多处明确记载佛圆满具足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脚下有千幅轮相,这可不是后世的菩萨为了要神化佛陀而编造的!
1、《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四(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高幢品第二十四之一(二):尔时。世尊以天眼清净。复以天耳彻听。闻有此言。那优罗父母啼哭不可称计。尔时。世尊以神足力。至彼山中恶鬼住处。时。彼恶鬼集在雪山北鬼神之处。是时。世尊入鬼住处而坐。正身正意。结跏趺坐。是时。那优罗小儿渐以至彼恶鬼住处。是时。那优罗小儿遥见如来在恶鬼住处。光色炳然。正身正意。系念在前。颜色端政。与世有奇。诸根寂静。得诸功德。降伏诸魔。如此诸德不可称计。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其身。如须弥山。出诸山顶。面如日月。亦如金山。光有远照。见已。便起欢喜心向于如来。便生此念。此必不是毗沙恶鬼。所以然者。我今见之。极有欢喜之心。设当是恶鬼者。随意食之。是时。世尊告曰。那优罗。如汝所言。我今是如来、至真、等正觉。故来救汝。及降此恶鬼。
2、《增壹阿含经》卷第二十二(三):是时。世尊以知时到。被僧伽梨。在虚空中。去地七仞。是时。尊者阿若拘邻在如来右。舍利弗在如来左。尔时。阿难承佛威神。在如来后。而手执拂。千二百弟子前后围绕。如来最在中央。及诸神足弟子。阿若拘邻化作月天子。舍利弗化作日天子。诸余神足比丘。或化作释提桓因。或化作梵天者。或有化作提头赖吒。毗留勒形者。毗留博叉。或作毗沙门形者。领诸鬼神。或有作转轮圣王形者。或有入火光三昧。或有入水精三昧。或有放光者。或有放烟者。作种种神足。是时。梵天王在如来右。释提桓因在如来左。手执拂。密迹金刚力士在如来后。手执金刚杵。毗沙门天王手执七宝之盖。处虚空中。在如来上。恐有尘土坋如来身。是时。般遮旬手执琉璃琴。叹如来功德。及诸天神悉在虚空之中。作倡伎乐数千万种。雨天杂华散如来上。是波斯匿王、阿那邠邸长者。及舍卫城内人民之类。皆见如来在虚空中。去地七仞。见已。皆怀欢喜。踊跃不能自胜。(……中略)是时。满财长者遥见世尊从远来。诸根惔怕。世之希有。净如天金。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其身。犹须弥山出众山上。亦如金聚放大光明。  是时。世尊还舍神足。如常法则。入满富城中。是时。世尊足蹈门阈上。是时。天地大动。诸尊神天散华供养。是时。人民见世尊容貌。诸根寂静。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而自庄严。
3、《杂阿含经》一0一: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有从迦帝聚落、堕鸠罗聚落二村中间,一树下坐,入尽正受。时,有豆磨种姓婆罗门随彼道行,寻佛后来,见佛脚迹千辐轮相,印文显现,齐辐圆辋,众好满足。见已,作是念:我未曾见人间有如是足迹,今当随迹以求其人。即寻脚迹至于佛所,来见世尊坐一树下,入尽正受,严容绝世,诸根澄静,其心寂定,第一调伏,正观成就,光相巍巍,犹若金山。见已,白言:为是天耶?佛告婆罗门:我非天也。为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佛告婆罗门:我非龙乃至人、非人也。婆罗门白佛:若言非天、非龙,乃至非人、非非人,为是何等?尔时,世尊说偈答言:天龙乾闼婆,紧那罗夜叉,无善阿修罗,诸摩睺罗伽,人与非人等,悉由烦恼生,如是烦恼漏,一切我已舍,已破已磨灭,如芬陀利生,虽生于水中,而未曾着水,我虽生世间,不为世间着,历劫常选择,纯苦无暂乐,一切有为行,悉皆生灭故,离垢不倾动,已拔诸剑刺,究竟生死除,故名为佛陀。佛说此经已,豆摩种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路而去。


(三)菩萨之道。阿含经中明确记载:唯有修学佛、菩萨道才能最终成佛!
1、《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四(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高幢品第二十四之一(二):世尊告曰。恶鬼当知。故行灭尽。更不兴起。复不造行。能取此行。永以不生。永尽无余。是谓行灭。是时。彼鬼白世尊曰。我今极饥。何故夺我食。此小儿是我所食。沙门。可归我此小儿。世尊告曰。昔我未成道时。曾为菩萨。有鸽投我。我尚不惜身命。救彼鸽厄。况我今日已成如来。能舍此小儿令汝食啖。汝今恶鬼尽其神力。吾终不与汝此小儿。云何。恶鬼。汝曾迦叶佛时。曾作沙门。修持梵行。后复犯戒。生此恶鬼。尔时。恶鬼承佛威神。便忆曩昔所造诸行。
2、《增一阿含经》第十九卷(五):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弥勒菩萨至如来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尔时。弥勒菩萨白世尊言。菩萨摩诃萨成就几法。而行檀波罗蜜。具足六波罗蜜。疾成无上正真之道。佛告弥勒。若菩萨摩诃萨行四法本。具足六波罗蜜。疾成无上正真等正觉。云何为四。于是。菩萨惠施佛、辟支佛。下及凡人。皆悉平均不选择人。恒作斯念。一切由食而存。无食则丧。是谓菩萨成就此初法。具足六度。复次。菩萨若惠施之时。头、目、髓、脑、国、财、妻、子。欢喜惠施。不生着想。由如应死之人临时还活。欢喜踊跃。不能自胜。尔时。菩萨发心喜悦。亦复如是。布施誓愿不生想着。复次。弥勒。菩萨布施之时。普及一切。不自为己使成无上正真之道。是谓成就此三法。具足六度。复次。弥勒。菩萨摩诃萨布施之时。作是思惟。诸有众生之类。菩萨最为上首。具足六度。了诸法本。何以故。食已。诸根寂静。思惟禁戒。不兴瞋恚。修行慈心。勇猛精进。增其善法。除不善法。恒若一心。意不错乱。具足辩才。法门终不越次。使此诸施具足六度。成就檀波罗蜜。若菩萨摩诃萨行此四法。疾成无上正真等正觉。是故。弥勒。若菩萨摩诃萨欲施之时。当发此誓愿。具足诸行。如是。弥勒。当作是学。尔时。弥勒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3、《增一阿含经》(七):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阿练比丘当修行二法。云何二法。所谓止与观也。若阿练比丘得休息止。则戒律成就。不失威仪。不犯禁行。作诸功德。若复阿练比丘得观已。便观此苦。如实知之。观苦习。观苦尽。观苦出要。如实知之。彼如是观已。欲漏心解脱。有漏心.无明漏心得解脱。便得解脱智。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亦不复受有。如实知之。过去诸多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皆由此二法而得成就。所以然者。犹如菩萨坐树王下时。先思惟此法止与观也。若菩萨摩诃萨得止已。便能降伏魔怨。若复菩萨得观已。寻成三达智。成无上至真、等正觉。是故。诸比丘。阿练比丘当求方便。行此二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四)有人说:如来的十号,是后世的菩萨创编的,但是在阿含经中多处明确记载了如来的十号,而且当时没有一位大阿罗汉敢以佛的十号自称,只唯佛得!
1、《增壹阿含经》卷第十九(一○):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今有四种之人。可敬可贵。世之福田。云何为四。所谓持信、奉法、身证、见到。彼云何名为持信人。或有一人受人教诫。有笃信心。意不疑难。有信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世尊。亦信如来语。亦信梵志语。恒信他语。不任己智。是谓名为持信人。
2、《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九三一):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毗罗卫国尼拘律园中。尔时,释氏摩诃男来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若比丘在于学地,求所未得,上升进道,安隐涅槃。世尊!彼当云何修习,多修习住,于此法、律得诸漏尽,无漏心解脱、慧解脱,现法自知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佛告摩诃男:若比丘在于学地,求所未得,上升进道,安隐涅槃,彼于尔时,当修六念,乃至进得涅槃。譬如饥人,身体羸瘦,得美味食,身体肥泽。如是,比丘住在学地,求所未得,上升进道,安隐涅槃,修六随念,乃至疾得安隐涅槃。何等六念?谓圣弟子念如来事:如来、应、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圣弟子如是念时,不起贪欲缠,不起瞋恚、愚痴心,其心正直。得如来义,得如来正法,于如来正法、于如来所得随喜心;随喜心已,欢悦;欢悦已,身猗息;身猗息已,觉受乐;觉受乐已,其心定;心定已,彼圣弟子于凶险众生中,无诸挂阂,入法流水,乃至涅槃。

(五)阿含经中明确记载,如来为最尊无上者,一切声闻、缘觉皆不能及!
1、《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六(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高幢品第二十四之三(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云何十五日持八关斋法。是时。诸比丘白世尊曰。如来是诸法之王。诸法之印。唯愿世尊当为诸比丘布演此义。诸比丘闻已。当奉行之。世尊告曰。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具分别说。于是。比丘。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月、十四.十五日说戒、持斋时。到四部众中。当作是语。我今斋日。欲持八关斋法。唯愿尊者。当与我说之。是时。四部之众。当教与说八关斋法。先教作是语。善男子。当自称名字。彼已称名字。便当与说八关斋法。是时。教授者当教前人作是语。我今奉持如来斋法。至明日清旦。修清净戒。除去恶法。若身恶行。口吐恶语。意生恶念。身三、口四、意三诸有恶行、已作、当作。或能以贪欲故所造。或能以瞋恚所造。或能以愚痴所造。或能以豪族故造。或能因恶知识所造。或能今身、后身、无数身。或能不识佛、不识法。或能斗比丘僧。或能杀害父母诸尊师长。我今自忏悔。不自覆藏。依戒、依法成其戒行。受八关如来斋法。
2、《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四(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高幢品第二十四之一(三):闻如是。一时。佛在释翅尼拘留园中。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尔时。释种诸豪姓者数千人众。往诣世尊所。到已。头面礼足。在一面坐。尔时。诸释白世尊曰。今日当作王治领此国界。我等种姓便为不朽。无令转轮圣王位于汝断灭。若当世尊不出家者。当于天下作转轮圣王。统四天下。千子具足。我等种姓名称远布。转轮圣王出于释姓。以是故。世尊。当作王治。无令王种断绝。世尊告曰。我今正是王身。名曰法王。所以然者。我今问汝。云何。诸释。言转轮圣王七宝具足。千子勇猛。我今于三千大千刹土中。最尊、最上。无能及者。成就七觉意宝。无数千声闻之子以为营从。尔时。世尊便说此偈。今用此位为。得已后复失。此位最为胜。无终无有始。以胜无能夺。此胜最为胜。然佛无量行。无迹谁迹将。是故。诸瞿昙。当求方便。正法王治。如是。诸释。当作是学。尔时。诸释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3、《增壹阿含经》卷第十二(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三宝品第二十一(一):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三自归之德。云何为三。所谓归佛第一之德。归法第二之德。归僧第三之德。彼云何名为归佛之德。诸有众生。二足、四足、众多足者。有色、无色。有想、无想。至尼维先天上。如来于中。最尊.最上。无能及者。由牛得乳。由乳得酪。由酪得酥。由酥得醍醐。然复醍醐于中。最尊、最上。无能及者。此亦如是。诸有众生。二足、四足.众多足者。有色、无色。有想.无想。至尼维先天上。如来于中。最尊、最上。无能及者。诸有众生承事佛者。是谓承事第一之德。以获第一之德。便受天上、人中之福。此名第一之德。云何名为自归法者。所谓诸法。有漏、无漏。有为、无为。无欲、无染。灭尽、涅槃。然涅槃法于诸法中。最尊、最上。无能及者。由牛得乳。由乳得酪。由酪得酥。由酥得醍醐。然复醍醐于中。最尊、最上。无能及者。此亦如是。所谓诸法。有漏、无漏。有为、无为。无欲、无染。灭尽、涅槃。然涅槃法。于诸法中。最尊、最上。无能及者。诸有众生承事法者。是谓承事第一之德。以获第一之德。便受天上、人中之福。此名第一之德。云何名为自归圣众。所谓圣众者。大众大聚有形之类。众生之中。如来众僧于此众中。最尊、最上。无能及者。由牛得乳。由乳得酪。由酪得酥。由酥得醍醐。然复醍醐于中。最尊、最上。无能及者。此亦如是。所谓圣众者。大众大聚者。有形之类众生之中。如来众僧于此众中。最尊、最上。无能及者。是谓承事第一之德。以获第一之德。便受天上、人中之福。此名第一之德。尔时。世尊便说此偈。第一承事佛。最尊无有上。次复承事法。无欲无所著。敬奉贤圣众。最是良福田。彼人第一智。受福最在前。若在天人中。处众为正导。亦得最妙座。自然食甘露。身着七宝衣。为人之所敬。戒具最完全。诸根不缺漏。亦获智慧海。渐至涅槃界。有此三归者。趣道亦不难。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4、《增壹阿含经》卷第十二(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三宝品第二十一(二):尔时。佛告比丘。如来处世。甚奇。甚特。设天、龙、鬼神、干沓和问如来义者。吾当与说之。若使国王、大臣、人民之类问如来义者。亦当与说之。若刹利四姓来问义者。亦当与说之。所以然者。今日如来得四无所畏。说法无有怯弱。亦得四禅。于中自在。兼得四神足。不可称计。行四等心。是故如来说法无有怯弱。非罗汉.辟支佛所能及也。是故如来说法亦无有难。汝今。诸比丘。当求方便。行四等心。慈、悲、喜、护。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所以然者。若比丘所为众生善知识。遇。及一切父母知亲。尽当以四事教令知法。云何为四。一者当恭敬于佛。是时如来者。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祐。度人无量。当求于法。修行正真之法。除秽恶之行。此是智者之所修行。复当方便供养众僧。如来众者。恒共和合。无有诤讼。法成就、戒成就、三昧成就、智慧成就、解脱成就、解脱知见成就。所谓四双八辈、十二贤士。此是如来圣众。可尊、可贵。世间无上福田。复当劝助使行贤圣法、律。无染无污。寂静无为。若有比丘欲行道者。普共行此四事之法。所以然者。法之供养三尊。最尊、最上。无能及者。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六)如来的十力.四无所畏是十八不共法里的内容,是不共声闻道、缘觉道的法,是佛陀当世为大乘菩萨宣说的,小乘人虽然闻之不解,但其名相已明确地记载在阿含经中了!
1、《增壹阿含经》卷第十九.四意断品第二十六之余:是时。阿难白世尊曰。复以何因缘如来应与起偷婆。世尊告曰。于是。阿难。如来有十力.四无所畏。不降者降。不度者度。不得道者令得道。不般涅槃者令般涅槃。众人见已。极怀欢喜。是谓。阿难。如来应与起偷婆。是谓如来应与起偷婆。尔时。阿难闻世尊所说。欢喜奉行。
2、《杂阿含经》(三四八)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来成就十种力,得四无畏,知先佛住处,能转梵轮,于大众中震师子吼言: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谓缘无明行……广说乃 纯大苦聚集,纯大苦聚灭。诸比丘!此是真实教法显现,断生死流,乃至其人悉善显现。如是真实教法显现,断生死流,足令善男子正信、出家,方便修习,不放逸住,于正法、律精勤苦行,皮筋骨立,血肉枯竭;若其未得所当得者,不舍殷勤精进,方便坚固堪能。所以者何?懈怠苦住,能生种种恶不善法,当来有结,炽然增长,于未来世生、老、病、死,退其大义故。精进乐独住者,不生种种恶不善法,当来有结,炽然苦报,不于未来世增长生、老、病、死,大义满足,得成第一教法之场。所谓大师面前,亲承说法,寂灭涅槃,菩提正向,善逝、正觉。是故,比丘!当观自利、利他、自他俱利,精勤修学,我今出家,不愚不惑,有果有乐,诸所供养衣服、饮食、卧具、汤药者,悉得大果、大福、大利,当如是学。佛说是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3、《增壹阿含经》卷第二.广演品第三(三)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有一人出现于世。便有一人入道在于世间。亦有二谛、三解脱门、四谛真法、五根、六邪见灭、七觉意、贤圣八道品、九众生居、如来十力、十一慈心解脱。便出现于世。云何为一人。所谓多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是谓一人出现于世。便有一人入道在于世间。亦有二谛、三解脱门、四谛真法、五根、六邪见灭、七觉意、贤圣八道品、九众生居、如来十力、十一慈心解脱。便出现于世。是故。诸比丘。常兴恭敬于如来所。亦当作是学。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4、《增壹阿含经》卷第二.广演品第三(一)世尊告曰。若有比丘正身正意。结跏趺坐。系念在前。无有他想。专精念佛。观如来形。未曾离目。已不离目。便念如来功德。如来体者。金刚所成。十力具足。四无所畏。在众勇健。如来颜貌。端正无双。视之无厌。戒德成就。犹如金刚。而不可毁。清净无瑕。亦如琉璃。如来三昧。未始有减。已息永寂。而无他念。憍慢强梁。诸情憺怕。欲意、恚想、愚惑之心、犹豫网结。皆悉除尽。如来慧身。智无崖底。无所挂碍。如来身者。解脱成就。诸趣已尽。无复生分。言。我当更堕于生死。如来身者。度知见城。知他人根。应度不度。此死生彼。周旋往来生死之际。有解脱者。无解脱者。皆具知之。是谓修行念佛。便有名誉。成大果报。诸善普至。得甘露味。至无为处。便成神通。除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常当思惟。不离佛念。便当获此诸善功德。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阿含经中已明确记载有无量诸佛、三世诸佛出世,这可不是大乘佛教创编的!
1、《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八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四意断品第二十六之一(九):世尊告曰。如舍利弗言。以众生命短。故如来寿亦短。然复此事亦不可论。所以然者。过去久远阿僧祇劫。有佛名善念誓愿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当于尔时。人寿八万岁。无有中夭者。彼善念誓愿如来当成佛时。即其日便化作无量佛。立无量众生在三乘行。有在不退转地住者。复立无量众生在四姓家。复立无量众生在四天王宫、艳天、兜术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梵迦夷天、欲天、色天、无色天。亦于其日。于无余涅槃界而般涅槃。而今舍利弗言。以众生寿短。故如来寿命亦短。云何。舍利弗。而作是说。如来当住一劫。至一劫。我亦当住一劫。至一劫。然复众生。不能知如来寿命长短。舍利弗当知。如来有四不可思议事。非小乘所能知。云何为四。世不可思议。众生不可思议。龙不可思议。佛土境界不可思议。是谓。舍利弗。有四不可思议。舍利弗言。如是。世尊。有四不可思议。世界、众生、龙宫、佛土实不可思议。然长夜恒有此念。释迦文佛终不住一劫。又复诸天来至我所。而语我言。释迦文佛不久在世。年向八十。然今世尊不久当取涅槃。我今不堪见世尊取般涅槃。又我躬从如来闻此语。诸过去、当来、今现在。诸佛上足弟子先取般涅槃。然后佛取般涅槃。又最后弟子亦先取般涅槃。然后世尊不久当取灭度。唯愿世尊听取灭度。
2、《增壹阿含经》等趣四谛品第二十七(二):此四受由何而生。然此四受由爱而生。由爱而长。成就此受。彼便不能起于诸受。以不起诸受。则不恐惧。以不恐惧。便般涅槃。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造已办。更不复受有。如实知之。如是比丘。有此妙法。如实而知之。具足诸法、法行之本。所以然者。以其此法极微妙故。诸佛之所说。则于诸行无有缺漏。于是。比丘有初沙门、第二沙门、第三沙门、第四沙门。更无复有沙门出此上者、能胜此者。作如是师子之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3、《杂阿含经》卷第三十四(九四六)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异婆罗门来诣佛所,恭敬问讯,问讯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昙!未来世当有几佛?佛告婆罗门:未来佛者,如无量恒河沙。尔时,婆罗门作是念:未来当有如无量恒河沙三藐三佛陀,我当从彼修诸梵行。尔时,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坐起去。时,婆罗门随路思惟:我今唯问沙门瞿昙未来诸佛,不问过去。即随路还,复问世尊:云何?瞿昙!过去世时,复有几佛?佛告婆罗门:过去世佛亦如无量恒河沙数。时,婆罗门即作是念:过去世中有无量恒河沙等诸佛世尊,我曾不习近。设复未来如无量恒河沙三藐三佛陀,亦当不与习近娱乐。我今当于沙门瞿昙所修行梵行。即便合掌白佛言:唯愿听我于正法、律出家修梵行。佛告婆罗门:听汝于正法、律出家修梵行,得比丘分。尔时,婆罗门即出家受具足。出家已,独一静处思惟:所以善男子正信非家,出家学道……。乃至得阿罗汉。
4、《增壹阿含经》卷第三十二(三)尔时。世尊告阿难曰。止。止。阿难。无为愁忧。夫物处世。应当坏败。欲使不变易者。此事不然。勤加精进。念修正法。如是不久亦当尽苦际。成无漏行。过去世时。多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亦有如此侍者。正使将来恒沙诸佛。亦当有此侍者如阿难比。转轮圣王有四未曾有法。云何为四。于是。转轮圣王欲出国界时。人民见者。莫不喜悦。尔时。转轮圣王有所言教。其有闻者。靡不喜悦。闻其言教。乃无厌足。尔时。转轮圣王默然。正使人民见王默然。亦复欢喜。是谓。比丘。转轮圣王有此四未曾有之法。

(八)阿含经中明确地记载了佛国净土,并说佛国净土不可思议!
1、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八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四意断品第二十六之一(九):世尊告曰。如舍利弗言。以众生命短。故如来寿亦短。然复此事亦不可论。所以然者。过去久远阿僧祇劫。有佛名善念誓愿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当于尔时。人寿八万岁。无有中夭者。彼善念誓愿如来当成佛时。即其日便化作无量佛。立无量众生在三乘行。有在不退转地住者。复立无量众生在四姓家。复立无量众生在四天王宫、艳天、兜术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梵迦夷天、欲天、色天、无色天。亦于其日。于无余涅槃界而般涅槃。而今舍利弗言。以众生寿短。故如来寿命亦短。云何。舍利弗。而作是说。如来当住一劫。至一劫。我亦当住一劫。至一劫。然复众生。不能知如来寿命长短。舍利弗当知。如来有四不可思议事。非小乘所能知。云何为四。世不可思议。众生不可思议。龙不可思议。佛土境界不可思议。是谓。舍利弗。有四不可思议。舍利弗言。如是。世尊。有四不可思议。世界、众生、龙宫、佛土实不可思议。然长夜恒有此念。释迦文佛终不住一劫。又复诸天来至我所。而语我言。释迦文佛不久在世。年向八十。然今世尊不久当取涅槃。我今不堪见世尊取般涅槃。又我躬从如来闻此语。诸过去、当来、今现在。诸佛上足弟子先取般涅槃。然后佛取般涅槃。又最后弟子亦先取般涅槃。然后世尊不久当取灭度。唯愿世尊听取灭度。
2、《增壹阿含经》卷第二十(六)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事终不可思惟。云何为四。众生不可思议。世界不可思议。龙国不可思议。佛国境界不可思议。所以然者。不由此处得至灭尽涅槃。云何众生不可思议。此众生为从何来。为从何去。复从何起。从此终当从何生。如是。众生不可思议。云何世界不可思议。诸有邪见之人。世界断灭.世界不断灭。世界有边、世界无边。是命、是身。非命、非身。梵天之所造。诸大鬼神作此世界耶。尔时。世尊便说此偈。梵天造人民。世间鬼所造。或能诸鬼作。此语谁当定。欲恚之所缠。三者俱共等。心不得自在。世俗有灾变。如是。比丘。世间不可思议。云何龙界不可思议。云何此雨为从龙口出耶。所以然者。雨渧不从龙口出也。为从眼、耳、鼻出耶。此亦不可思议。所以然者。雨渧不从眼、耳、鼻出。但龙意之所念。若念恶亦雨。若念善亦雨。亦由行本而作此雨。所以然者。今须弥山腹有天。名曰大力。知众生心之所念。亦能作雨。然雨不从彼天口出。眼、耳、鼻出也。皆由彼天有神力故。而能作雨。如是。比丘。龙境界不可思议。云何佛国境界不可思议。如来身者。为是父母所造耶。此亦不可思议。所以然者。如来身者。清净无秽受诸天气。为是人所造耶。此亦不可思议。所以然者。以过人行。如来身者。为是大身。此亦不可思议。所以然者。如来身者。不可造作。非诸天所及。如来寿为短耶。此亦不可思议。所以然者。如来有四神足。如来为长寿耶。此亦不可思议。所以然者。然复如来故兴世间周旋。与善权方便相应。如来身者。不可摸则。不可言长、言短。音声亦不可法则。如来梵音。如来智慧、辩才不可思议。非世间人民之所能及。如是佛境界不可思议。
3、《增一阿含经》卷二十九(二)尔时诸比丘自相谓言:世尊口自记,我声闻中神足第一者,目连比丘是也。然今日不如舍利弗。尔时诸比丘起轻慢想于目连所。是时世尊便作是念,此诸比丘生轻慢之想向目连受罪难计。告目连曰:现汝神力使此众见,无令大众起懈怠想。目连对曰:如是世尊,是时目连礼世尊足,即于如来前没不现,往诣东方七恒河沙佛土,有佛名奇光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彼土。是时目连以凡常之服,往诣彼土在钵盂缘上行,又彼土人民形体极大。是时诸比丘见目连已,自相谓言:汝等视此虫正似沙门,是时诸比丘复持示彼佛。唯然世尊:今有一虫正似沙门。尔时奇光如来告诸比丘曰:西方去此七恒河沙,彼土世界佛名释迦文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是彼弟子神足第一。尔时彼佛告目连曰:此诸比丘起轻慢意,现汝神足使大众见之。目连对曰:如是世尊,是时目连闻佛教已,以钵盂络盛彼五百比丘至梵天上。是时目连以左脚登须弥山,以右脚著梵天上。

懒得打字?可以选择快捷回复哦~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朋友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快星圣域 |友链申请

GMT+8, 2021-10-28 03:11 , Processed in 0.174467 second(s), 4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